第一百九十四章

作者:玉搔頭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快穿最新章節第一百九十四章
熱門小說推薦: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
最近天界信息獨占鰲頭并且還傳得沸沸揚揚的,莫過于獸神的弟子潤玉竟然就是天帝之子了。為了迎接這位大殿下,太微冊立了大殿下故去的母親龍魚族公主簌離為天妃天帝,干不過去,自然就會遷怒簌離之子潤玉。當然,太微也明白錢塘這一脈肯定和他離心離德,但比起獸神的勢力,自然是舍小取大。而且作為潤玉的師尊,獸神必然會面對錢塘水君的遷怒,可以說,太微的算盤絕對是一箭雙雕。

    這些舉動是陽謀,蘇嫣看得出來,只是她覺得太微有點自以為是了。他憑什么以為錢塘水君會和她對上呢?但為了潤玉,蘇嫣不介意和錢塘水君“不和”,誰讓太微又想拿潤玉牽制荼姚和旭鳳,又怕潤玉有她這位師尊太過于強大,威脅到他呢?

    蘇嫣也聽聞,荼姚那是氣炸了。想來哪怕自己對荼姚有救命之恩,此時也會變成仇人了。

    潤玉的宮殿機緣巧合還是在璇璣宮,盡管地處偏僻,卻從不寂寥,和原著的情況截然相反。蘇嫣特意還在璇璣宮弄了個大的水池,用五行之水灌滿,這樣潤玉就可以經常泡尾巴。而且,五行之水妙處可多了。

    在迎接潤玉這位大殿下歸位的儀式上,潤玉的絕色姿容和無雙氣質又成了女仙們討論的話題。之前潤玉也有美名,終究因為少在天界走動而并不被人熟知。參加典禮的蘇嫣坐在高座之上,感受著荼姚暗恨的目光,很高冷的看都不看對方一眼。

    潤玉冠禮還有一些時間,她也不想待在天宮,索性就去人間走了一圈。潤玉肯定要和荼姚發生沖突什么的,都是小打小鬧,蘇嫣才懶得在天界被這些事情打擾心情。

    只是顯然,她遇到了錦覓渡劫。

    兜兜轉轉,沒了潤玉,旭鳳和錦覓的進程快了不少,最大的阻礙也變成了荼姚的反對。蘇嫣有點煩心錦覓單純到單蠢,在下界的她便給她安排一位懂大局、明禮儀的姑姑,甚至這位姑姑的身世也和錦覓差不多,只是對方選擇了大義而非情愛。她讓對方在圣醫族好好教導錦覓,可不能這么蠢下去了。

    至于錦覓和旭鳳的紅線,蘇嫣挑眉,回頭她肯定會參月上仙人一本,讓對方也去下界渡劫幾次。作為上神,她還毫不猶豫地出手斷了紅線。若是兩人真能天定姻緣,仇恨都不能影響,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上神可真是有閑空。”

    出乎意料的,蘇嫣遇到了彥佑。簌離的義子她也是見過挺多次的,沒犯錯也沒參與什么復仇計劃的對方,此時還是蛇仙,同時也和原劇里的形象大相徑庭。他被簌離教養得很好,風光霽月,也成了潤玉的好幫手。

    “蛇仙。”

    十二生肖每年都要述職,今年也不是蛇年,那么有閑空到下界去風流?

    “上神是在關注花界少主嗎?”

    “怎么?蛇仙也是?”

    “花界少主可是少有的美人,自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

    “若是說美人,鳥族族長穗禾顯然更符合蛇仙吧?本尊閑得無聊,就想看看,這一出人間風月,左右無事,聽聞蛇仙熟悉人界,不如蛇仙暫且作陪一二?”

    “固所愿爾。”

    彥佑是十分接地氣的,有他的帶領,蘇嫣是徹底享受到了人間煙火。彥佑雖然和錦覓算是好友,卻又不如原劇那般親近。不得不承認,蘇嫣更喜歡現在的彥佑。

    “你說,旭鳳是不是被保護得太好了,以至于整日耽于情愛?就連穗禾,都沒他這么幼稚吧?”

    看到旭鳳氣走了穗禾,糾纏錦覓,而錦覓又明理拒絕,旭鳳又各種風騷示愛,蘇嫣表示鳥族的雄性求偶行為真是辣眼睛。

    穗禾變化也挺大的,不再是盲目喜歡旭鳳了。甚至,蘇嫣還可以感覺到,隨著旭鳳不客氣的行為,穗禾對他的耐心也沒多少了。或許情場失意,事業就得意,傳來的消息也表示穗禾暗地里已經重振鳥族。蘇嫣還將消息遮掩了下來,也偷偷幫了她一些,穗禾現在和荼姚顯然已經不是一條心了,識時務者為俊杰,穗禾肯定不會死磕旭鳳,要是窩里反就太棒了!

    “旭鳳不足為懼,他被保護得太好了,轉而以為什么都是他應該擁有的。這樣的人,以正欺之。”

    蘇嫣點頭表示認同。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蘇嫣也沒有看到結局。見微知著,顯然在人間旭鳳也不可能和錦覓在一起的,很可能連穗禾都會失去。和蛇仙打了聲招呼,她索性就回到天界去了。

    潤玉冠禮還是挺緊湊的,等到錦覓歷劫歸來,旭鳳這位二殿下也歸位了,眾仙來朝,潤玉的冠禮可以說得到了四海八荒的關注。

    天界并不興取字,但是名號倒是需要取一個,方便稱呼。蘇嫣作為師尊,替他取了號為“含光”。今后夜神是潤玉的神職,可以稱呼他為含光君,轉而潤玉會漸漸成為字一樣的存在,只有親近之人才可以稱呼了。

    蘇嫣取這個號,是因為潤玉是水系大宗師,但他用劍,劍法也特殊,正好與傳聞中“視不可見,運之不知其所觸,泯然無際,經物而物不覺”的含光劍相吻合,且“含光”二字又有“含而不露,光風霽月”之意,十分襯他。

    “某雖不敏,敢不夙夜祗來。”看到潤玉拜謝與她,蘇嫣還是感慨良深的。

    之后的宴賓,蘇嫣略微喝了幾口酒就借口不勝酒力離開了。蘇嫣到天河附近散步,看到繁星點點,干脆就走到了布星臺。

    星力匯聚,蘇嫣又想起之前自己卜卦的結果不算明了,此地倒是可以借星辰之力再次卜問。她的卦術學自于鎮元子,天下難有敵手,這也就是為什么她能夠在下界毫不費力斷了紅線的緣故。卜卦之術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改機緣,而到了極致,甚至可以斷天機,亂氣運,以一己之力逆天下萬物。

    潤玉被勸酒,到后面也是不勝酒力,想到未曾布星,就趕緊過來,順便也醒醒酒。卻沒想到,眼前的景象,讓他畢生難忘。

    蘇嫣拿著宮扇,扇柄瑩瑩發光。

    “眾星之力,聽我號令!”

    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的星辰忽然爆發璀璨星光,全部投射一道星光,匯聚在宮扇之上,同時讓蘇嫣的衣裙都沾染星光,懸空漂浮。宮扇懸浮在蘇嫣身前,蘇嫣隨手拔了頭上幾支珠釵,珍珠在宮扇的星力牽引下,排列整齊。

    “窺!”

    她這回動靜那么大,斗姆元君肯定也知道了。要是不能卜問出來,那可真是虧大發了。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珍珠一字一字變化,蘇嫣也慢慢讀出來。可是,潤玉在正殿那邊,他的眼前人在哪兒?

    正思索的時候,忽然星光大亮,蘇嫣暗道不好,正要散去星光,卻看到宮扇在星光牽引之下,猛地朝空間劈開!

    一道空間裂縫出現,蘇嫣在那里面感受到逸散的時空之力。

    這下子糟糕了!

    蘇嫣飛身而上,要堵上這裂縫。但也就在這瞬間,星光匯集在裂縫口,像是護住什么一樣,而時間靜止。蘇嫣能感受到時間之力,卻無法反抗,眼睜睜看著一個光團被星光牽引出來。

    等到她能動的時候,裂縫沒有了,星光也沒了,宮扇掉落在布星臺上,而遠處,只有被光團擊中的潤玉,躺在了臺階上毫無動靜。

    。
熱門小說推薦: 真實的視角 將星傳奇之天眼傳 九位丫頭們的帥哥 都市之萬界之尊 曲中戲 青就春了吧 都市透視神醫 我親愛的莫先生 踏上青春的路上 娛樂圈餐飲指南 錢憶柏的小草人生 那年今日勿念 勾心嬌妻:總裁索愛成癮 致我們最美的遇見 他懷中的小可愛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