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醋缸

作者:鹿小策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少帥的女嬌醫最新章節第79章 醋缸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為了挽尊,榮音表現的十分賣力。

    脫下斗篷,穿上白大褂,少帥夫人一秒變成女嬌醫,對重癥傷患進行治療,她是所有的醫生里最年輕的一個,可問診時也是最從容不迫的一個。

    段寒霆在一旁看著,眼睛里流露的滿滿的欣賞和愛意,瞥見旁邊一筐筐名貴的西藥,眉心還是微微蹙了蹙。

    診治過后便是開飯的時間,榮音脫下大褂,擼起袖子炒大鍋菜,大鍋菜其實不容易做,一個是配料要加的適當,再一個量多,炒起來很費手腕的力氣。

    段寒霆見榮音有些吃力,大步走過去,接過她手中的飯鏟,“我來。”

    榮音微愕,“你會做飯?”

    “不會。”

    段寒霆應的痛快,卻又大刀闊斧地翻炒著,看著她笑道:“一把子力氣還是有的。”

    榮音也跟著笑,一邊指揮著,自己在另一個鍋里做鹵,幾個小兵剛體檢完,聞著味兒湊過來,吸了吸鼻子,“這是什么,好香啊!”

    “澆面的鹵,給你們做打鹵面吃。”

    榮音看著比自己年紀還小的幾個兵弟弟,瘦弱的叫人心疼,“待會兒多吃幾碗,正是長個兒的時候,餓著肚子可不行。”

    “好嘞。”

    小兵眼含淚花地看著榮音,發自肺腑道:“夫人,您特別像我媽。”

    榮音哭笑不得,她看上去有那么老嗎?

    “滾蛋!”

    段寒霆在一旁笑罵,要拿飯鏟打人,“小兔崽子跑這兒占便宜來了,先叫聲‘爹’來聽聽。”

    那小兵倒也不怵,脆生生地叫了聲“爹!”

    然后不怕死地補充了句,“少帥,我叫您爹,您敢答應嗎?回家不會跪搓衣板吧?”

    眾人哄堂大笑。

    段寒霆怒發沖冠,抓起一把花生就沖小兵砸了過去,小兵眼睛一亮,脫下衣服凌空甩了兩下就把花生全包了進去,呲牙一笑,“謝少帥賞!”

    然后腳步生風,踩著風火輪似的蹭蹭蹭抱著衣服跑到一邊,跟小伙伴們一起分享食物去了。

    真夠皮的。

    榮音看著不由失笑,沒想到軍營的氛圍如此其樂融融,和想象中大有不同,“這小子看上去倒不怕你,夠刺的。”

    段寒霆聞言卻不惱,反而有種老父親的自豪,“那就對了,不是刺頭兒我還不要呢。”

    榮音笑著搖搖頭,果然是什么樣的將帶什么樣的兵。

    不經意地抬眸,見那小兵將衣服里的花生抖落出來,周圍的小兵一窩蜂地過去搶,到底是些孩子,榮音淡淡一笑,剛要低頭,卻見那小家伙們將撿起來的花生放在手里吹了吹,又老老實實地交給了那小兵,小兵把花生放在手里數了數,平均分給小伙伴們,只看著他們吃,開朗地笑著,“好吃嗎?”

    到了,自己竟只吃了一顆,還是旁邊一個小兵給他塞到嘴里的。

    榮音看著這一幕,心深深觸動了。

    段寒霆見她僵在原地半響,詫異地問:“怎么了?”

    榮音回過神來,抬手指了指角落,把剛才的事情敘述了一遍,頗為感慨道:“這孩子不簡單吶。”

    段寒霆淡笑,“怎么說?”

    “有眼力見兒,情商高,膽兒大,身手好,有領導力,還有一點是最難能可貴的。”榮音毫不吝嗇溢美之詞,“他不自私。”

    段寒霆笑道:“不過這么一小會兒,你就看出小傲這么多的優點?幸虧是個孩子,不然我都要吃醋了。”

    榮音沒搭理他后半句話,只道:“他叫小傲?”

    “嗯。”段寒霆淡淡應了一聲。

    榮音又問道:“姓什么?幾歲了?打哪兒來的?他看上去不過才十三四歲,這么小的孩子還在上學的年紀,怎么就參軍了?”

    她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段寒霆終于沉了臉色,瞇了瞇狹長的雙眸,“你似乎對這孩子很有興趣。”

    “多好的苗子,你不打算培養一下?”

    榮音十分惜才,看著角落里和小伙伴們玩的開心的少年一臉的姨母笑,“也不知怎的,這孩子很合我的眼緣,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行了,再合眼緣他也是個孩子,你男人在這兒呢。”

    段寒霆扯著她的衣領將她的頭強行掰向自己這邊,不準她再看,還冷哼一聲,“一會兒我就把那臭小子吊樹上抽一頓,看他還敢勾.引他師娘。”

    榮音嘴角一抽抽,暗暗掐他一把,“你夠了啊,越說越沒譜了,孩子的醋你也吃?”

    突然她一頓,“欸?你剛才說什么?小傲,是你徒弟?”

    “你剛剛夸過的好身手,就是我教的。”

    段寒霆夸徒弟的同時不忘自夸一波,又道:“這小子是自個兒找上門來的,帶著他這一幫小兄弟半路攔我的車說是要參軍,賴在軍營就不肯走了。”

    “這么小的年紀,看來是孤兒了。”

    榮音悠悠感慨了一句,世道艱難,好多家庭流離失所,大人都吃不上飯,賣孩子的丟孩子的許多,福利院都盛不下了,流浪的孤兒在大街上到處都是。

    段寒霆聽著媳婦的長吁短嘆,眉梢挑了挑,也沒有多說什么,權且讓她這么認為吧。

    盛飯的時候,榮音特意給小傲多澆了些鹵肉,見小傲有些詫異地看著她,榮音朝他眨了眨眼,“為那幾顆花生,獎勵你的。”

    小傲愣了一下,旋即了然,原來剛才那一幕都被她看到了,不禁靦腆地笑了笑,“謝謝夫人。”

    只是轉頭,他就把碗里的肉悄悄撥給了兄弟們,還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她看到似的。

    榮音就知道會是這樣,無奈地搖頭,這孩子,真是懂事的叫人心疼。

    段少帥坐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吃面,吃的呼嚕呼嚕的,強行刷存在感,想要引起夫人的注意,只是榮音壓根就沒往這兒看一眼,氣得他哞哞的。

    這股氣悶了一下午,一直持續到傍晚時分。

    下午時分榮音讓蓮兒和劉媽帶著鍋碗瓢盆先撤,自己留下來和醫護組繼續給士兵們體檢療傷,段寒霆也沒再和榮音膩咕,練兵練的風生水起,氣壯山河。

    夫妻二人各自為政,都忙得不亦樂乎。

    榮音的廚藝和醫術贏得了全軍上下的信服和愛戴,紛紛稱贊少帥娶了個好夫人,認可了她的身份,而榮音也見到了段寒霆在軍中的一面。

    就像他自己說的,私下里和士兵們之間就像是父子或兄弟的關系,可以互相調侃打成一團,但在訓練的時候他便是威嚴的長官,鐵面無私,說一不二。

    無論哪一面,榮音都喜歡得很,覺得真是好帥一男的。

    日落西山,體檢的工作結束,也該鳴金收鼓了。

    榮音和士兵們笑著揮手告別,準備和醫療團隊一起離開,段寒霆卻及時從山上跑下來,“我送你回去。”

    “訓練結束了嗎?”榮音問。

    段寒霆惜字如金,“嗯。”

    榮音見他臉色不是很好看,心里一突突,聽見身后呼哧呼哧的喘聲,回頭望去,便見小傲和他的小伙伴們滿頭大汗,扶著膝蓋喘.氣,腳上還綁著沙袋。

    見他們累的像是虛脫的樣子,榮音很是心疼,暗罵這魔鬼訓練的變.態,剛要過去安慰兩句,后領便被人提了起來。

    段寒霆硬邦邦兩個字,“回家!”

    被扼住命運之喉的榮音就這么被扔上了車,一騎絕塵而去。

    一路上,段寒霆將車飆的像是在飛,榮音緊緊抓著把手有種要和這男人同歸于盡的危機感,這會兒要是從車上跳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有一線生機?

    他似乎是在生氣……

    可是榮音仔細回想了一下今天自己的表現,不說十全十美的,起碼也是及格了啊,沒給他丟人,士兵們也挺喜歡她的,沒做錯什么啊。

    這男人的性情還真是陰晴不定,喜怒無常。

    榮音想半天也沒想通,索性不再去浪費腦細胞,累了一天,她靠著座椅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段寒霆見她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不動,以為她在偷偷抹眼淚,探過頭去偷偷瞧了瞧。

    可,這女人閉著眼睛,竟然睡著了?!
熱門小說推薦: 夫人又在鬧和離 清穿之躺贏 生人未禁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我有一艘宇宙戰艦 羨云 錦鯉文求生的我太難了 嫁給帝尊后我掉馬了 我是阿麗塔的機械師 大佬又要崩壞了 陰山怪談 萬年小妖愛上我 呆萌女友需要寵 大神駕到之毒奶主播快顯靈 東風知意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