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商議

作者:囈意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簪中謀最新章節第一章 商議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那這么說,太師是不愿嫁女了?”皇帝輕笑著反問,語氣平淡得似乎是尋常百姓之間的拉家常,沒有一點兒不滿的意味,整個御書房卻因此而安靜了下來,帷幔后頭守著的小太監悄然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翹著后腳跟,豎著兩只耳朵尖,凝神細聽。

    “微臣的意思是,此事有待商議,小女剛過十六歲生日,若是突然離開太師府嫁作他人婦,恐怕會有諸多不習慣之處。”一道蒼老的聲音打破了這種詭異的氣氛。

    御書房內唯有兩個人站在皇帝面前,一個是長髯垂到胸口,頭發半黑半百,滿臉滄桑的老者,深褐色的眼珠子因為蒼老而往眼眶里陷進去,削瘦的面龐一派沉靜,而另一個,神情舉止同樣異常沉穩,但面容卻是年輕的,久經沙場讓他的膚色偏深,眼眸剛毅而深邃,如同望不到盡頭的大海,也許,甚至比海還要深邃難測。

    “哦?太師有這等顧慮的話,朕也不好違背人之常情,府中只有一個女兒,又是從小呵護在手心里的,朕也甚是不忍剝離骨肉親情,既然如此,朕也不會強人所難。樓將軍雖然出身貧寒,但他十五歲便投身于軍中,為我大炎立下赫赫戰功,汗馬功勞難以計數,如今已有十年,正當青春年少,成家立業的好時候,且樓將軍同那些粗糙的漢子可不一樣,樓將軍不僅僅擅于帶兵打仗,字也寫得好,詩也作得妙,品貌更是人人稱贊,這等俊彥實屬難得,太師可不要錯過了。”

    皇帝一口氣說出這么長的話,已是極為難得的了,每月上早朝的時候,白豐毅可從未聽過這位年已過半百的老皇帝說過這么多的話。可見皇帝對于此事是極其上心的,這便讓他有些為難了。

    事實上,撇開皇帝的意思不談,單就身旁這位俊彥來說,確實是難得的,品貌端正,文武皆出眾,皇城內外,都不曾有哪位年輕男子比得過的。最重要的是,自家女兒很早之前便聽聞過這位樓將軍的英勇和出眾,若說沒有心生愛慕那也是不可能的。

    這門親事,怎么說都是無可挑剔的。

    白豐毅實在找不著拒絕的理由,可老皇帝似笑非笑地盯著他,讓歷盡沉浮的他也琢磨不出任何其他含有威脅意味的意思。

    為今之計,也只有假裝覺察不出皇帝說這些話時語氣中的隱怒了。

    “陛下圣明,亦蓉年歲尚幼,成親之于她,怕是過早了些,況且她母親早逝,只有個奶娘在身邊,多有照顧不到之處,若是到時候出了什么岔子,恐辜負圣望。”

    白豐毅心知肚明,自己這番話表面上是在順著老皇帝給的臺階下,其實是明明白白地拒絕了。

    白豐毅面上是很鎮定且從容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的內心是忐忑的,不安的。

    漂浮在茫茫大海上的小舟,注定是沉浮不定的。

    白豐毅便是那小舟。

    太師的身份和地位,不過是徒有其表罷了,每日里待在家無非是養養花、看看詩書,同著那些上門來或虛心求教或打著求學的幌子來攀交的年輕后生們,以及皇城里的大小官員們、世家大戶們虛與委蛇,博得個好名聲,算是對得起老皇帝的“賞識”了。

    身旁的俊彥身姿挺直,好似山谷中的松柏般從容、不與世俗同流,然而松柏到了朝堂上來了,就不得不換一種眼光看待。

    皇帝幾次朝著樓湛使眼色,示意他表一表自己的心意,哪怕是一句話也好,甚至,幾個字也可以的。

    “樓將軍,你可聽到了?太師不愿將女兒嫁給你呢,你的請求恕朕駁回了。”

    一直沉默的樓湛直到此刻才有了回應,他彎了彎挺拔的腰背,垂首恭敬地回道:“微臣愿意等。”

    皇帝驚咦了聲,神色訝異,嘴角帶著滿意的笑,還有一絲屬于長輩對晚輩的贊賞,“哦?樓將軍這是心意已決咯?”

    話雖是反問,皇帝卻沒有等他再次回答的耐心,將一張笑臉轉向白豐毅,指著樓湛笑道:“你瞧瞧!這就是年輕人哪,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很難改變,不撞南墻不回頭,想當年,朕也是如此啊,若非如此,怎能打得下這萬里江山!要是他沒說這句話,朕還能心安理得,但他說了這句,朕的心里總有些不安哪......”

    皇帝顯得很興奮,眉飛色舞。但在看盡世態人心的白豐毅看來,皇帝的這幅模樣無疑是在演戲,只不過演技高超了點,沒人敢捅破這層紙而已。

    沒人注意到被晾在旁邊默默不言的樓湛,以及他無人可見的右邊嘴角上揚中含著嘲諷的笑意。

    白豐毅依然琢磨不透皇帝的深意,可皇帝擺著似乎他不松口便不放他回太師府的架勢,期間小太監進來換茶水過兩次,皇帝依然滔滔不絕地說著,除了贊美樓湛之外,就是在夸耀自己年輕時候的豐功偉績,白豐毅聽得忍不住要打哈欠,最后生生忍住了。

    皇帝的聲音渾厚,低沉,因為長時間身處在帝位上,語氣中不免有常人難以覺察的威嚴和壓迫,無形之中給人以信服的感受。

    站著的一老一少仿佛兩個虔誠的信者,正在恭敬地聆聽圣者的教誨。

    終于,白豐毅妥協了,他逮著空隙,上前一步,屈膝行跪拜大禮,口中道:“微臣思來想去,竊以為樓湛將軍確實是我兒最佳夫婿人選,因此微臣斗膽懇請皇上降旨,賜婚。”

    皇帝說得口干舌燥,見他突然行大禮,說出這一番話,眉宇間的陰翳總算是驅散了不少,他激動得起身到太師面前,親手扶起來,拍了拍他的手腕,說道:“太師何必多禮,你我已是多年的老朋友了,這般大禮朕心里過意不去啊。”緊接著又道:“朕剛才聽你說,你改變主意了?”

    “陛下慧眼獨具,微臣慚愧,小女雖年幼,但樓湛將軍卻耽誤不起啊,若是耽誤了社稷良臣的幸福,微臣就是肝腦涂地,也比不上半個樓湛將軍啊!”這一番說辭慷慨激昂,說得白豐毅自己都有點感動了,可其實心底更多的是無奈。

    皇帝大笑,拉著白豐毅的一只手說道:“太師何出此言?雖說樓將軍正值成家立業的好時候,可太師也是我大炎的棟梁啊,怎么能犧牲一個,換取另一個人的幸福呢?你這樣說,朕真是沒臉再坐這寶座啦!”

    白豐毅心里冷笑,在這位老皇帝心中,他的分量還遠不夠讓老皇帝沒臉再坐上寶座,老皇帝說這些無非是顧及自己的臉面,不愿頭上多加一頂偏心的帽子罷了。

    “微臣一時失言,望陛下勿怪。”

    說著,又俯下身來,拜了一拜。

    老皇帝這才滿意了,負手摸著胡須瞇眼笑,好似一只吃飽喝足的老虎,正愜意地曬著太陽,就連象征性的扶一下也沒有了,回到青龍木的案桌后,將手放在嘴邊,咳嗽了聲。

    接收到了皇帝的暗示,帷幔后頭守著的小太監邁著小碎步垂著頭進來了,見皇帝已將那支青玉筆桿握在了手中,便趕忙從身后架子上找出一個卷軸,為皇帝鋪開。一道金光閃過白豐毅的雙眼,使得他眨了下眼睛,差點要伸出雙手用寬大的袖袍來遮擋了。

    小太監站在案桌盡頭安靜地磨著墨,墨塊在那雙巧手的研磨下,慢慢地消融,變成濃稠的液體。

    皇帝垂著眼眉,將執筆的右手擱在案桌的空白處,思索著什么。

    白豐毅適時地拱手道:“微臣告退。

    話音剛落,身旁的樓湛也拱手一彎腰。

    皇帝頭也不抬,淡淡地“嗯”了聲。
熱門小說推薦: 大佬又要崩壞了 陰山怪談 萬年小妖愛上我 呆萌女友需要寵 大神駕到之毒奶主播快顯靈 東風知意 瑾瑟遙遙 兔子愛上窩邊草 山海繪卷之長生妖骨 撿個大佬成女王 青梅煮酒為誰斟 快穿之攻略主角的千層套路 惡魔公寓 偏執江少的小祖宗又跑了 芍戲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