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末日

作者:郭成芳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逆天仙途路最新章節第438章末日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嘣“

    我不知道地下有多深。火焰呼嘯而過。它被包裹在一個虛擬的陰影中。是王默帶著重傷逃走了。

    此時的王默。全身仍然嘲笑著小小的五色劍幫。不斷撕扯他的肉。身體表面不時會裂開無數條裂縫。但是有幾絲綠金真元會覆蓋療傷。

    其中。還有一輪火紅的太陽。不斷燒灼傷口。

    真實元素治愈傷口的速度。然而,這遠遠小于劍剛和赤陽的氣撕裂肉的程度。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很長時間。畢竟,王默無法逃脫飛灰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王默已經昏迷了。這時,真正的人民幣保護了自己。這只是本能。

    “墨童。醒醒。快醒醒。”

    火焰中傳來火鳳凰焦慮而清脆的聲音。然而,她現在正全力保護王默和抱在懷里的食金野獸。即使她能。面對這種情況,這一幕也無法上演。這是喚醒王默的唯一方法。

    但是王默的傷勢太嚴重了。他體內的金丸已經暗淡了。似乎隨時都會被拆散。

    幾個電話。沒有看到王默醒來。火鳳頓時急了。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么她和王默如此親近。但她本能地知道。如果王默死了。她的命運注定不會更好。

    此外,這些年來我一直和你相處得很好。兩者之間的關系也很好。不管怎樣,她不想王默出任何事。

    “嗖“

    火鳳帶著兩者迅速向一個融化的洞走去。看起來好像要上漲了。航班之間。王默不停地抽著紅色的孫棋。為了減輕他體內的壓力。

    但是對于五行劍幫來說。它是無助的。它所包含的敏銳的精神。一點點粗心就會毀掉她的生命之火。到時候,她只會受重傷。當她看到這種朝氣蓬勃的精神。更不用說此時更強大的劍幫成了一層。

    汽車飛速前進。火鳳終于把兩者都帶到了一個融化的洞口。我感到這里有點溫度。已經到了王默和金獸能夠忍受的地步。把它放在洞墻上。

    火焰發出一聲巨響。火鳳凰變成了手掌大小的火雀。站在王默微微起伏的胸膛前。面對這些稀釋的劍。火鳳并不害怕。這些小劍一接觸到他們身上的火焰。它被融化了。但這不會傷害她。

    “墨童。醒醒。你死的時候不要把我牽扯進來。”小嘴。用力啄王默干裂的臉頰。意識到王默越來越虛弱的呼吸。火鳳凰清脆的叫聲似乎帶著一絲哭泣。

    突然傳來沙沙的聲音。正是因為過載,激發化身金鋼屏障的吞噬黃金的野獸醒了過來。

    現在是什么?這只是過度消費。但沒什么大不了的。

    戳自己的頭。似乎還是有點困惑。前爪抓傷了他們的頭。此時看著王默的情況。明亮的眼睛里閃過一個念頭。

    “大...你好。把你的食物給他。”火鳳凰轉過頭,看到了食金獸。一雙聰明的眼睛。盯著它閃著眼睛叫道。確切地說,就是盯著像靈芝一樣的東西,就像一只食金野獸胸前的云。

    “呵。”

    探測火鳳凰的眼睛。咬金獸下意識地后退了幾步。他嘴里發出低沉的吼聲。似乎是個威脅。

    “嘿,嘿,嘿。沒門。看來你很熟悉。我幫不了你這么一點點忙。”看看它是什么樣子。火鳳以為它不想。不滿的喊了一聲。

    但是用他的話說。更令人擔憂的是。此時王默的情況。每拖延一次。這更危險。

    “呵。”

    聽到這里,金色吞噬獸。明亮的眼睛里思維的色彩更強烈。但是下一刻卻變成了一點堅韌。伸出你的右爪,挖進你的胸膛。

    它鋒利的手指砰的一聲伸出來。寒山閃光已經直接抓住了云團的東西。與其根相關聯的似乎有大量的金色血液。

    ……

    “嘣”

    在幾十英里甚至幾百英里之外。無數僧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個地方。看著那片似乎有十英里大的血云。

    里面有一聲吼叫。血、金、閃電變成了罕見的雷蛇。就像吞天吃東西扭曲身體一樣。尖叫一聲。

    強大的壓力爆發了。即使它遠離人群。能感受到它非凡的力量。

    血云出現在這里。幾天過去了。他們似乎一直在積聚力量。

    來自四面八方的修士也在增加。這比不遠處剛剛消失的火山更令人興奮。這是罕見的景象。

    那些高級僧侶沒那么壞。畢竟,不同的身份。有時我會收到主要教派的邀請去參加儀式。低級僧侶沒有這個資格。

    “我不知道是哪個朋友。在如此荒涼的地區突破。看看這力量。這已經超出了突破袁穎天劫的一般壓力。”

    “是的。沒錯。別這么說。即使是現在,以我在袁穎早年的成就。在這種情況下。恐怕我們必須認真對待。”

    “沒錯。我想考慮一下這個突破性的道家朋友。化身不可低估。否則,它將永遠不會導致一場將淹沒人民的災難。”

    “謠言。頂級技術的從業者。它的自然災害比同等級的僧侶要嚴重得多。我想這就是這個道士朋友應該是什么樣子。”

    “恐怕沒那么簡單。在一流的家族中。不是沒有頂級功法傳承。我去過那里看儀式。自然災害的威力。恐怕比這個弱一點。”

    “不管怎樣。如果這個人成功突破。交朋友是必要的。也許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這還是不想。但是看看這血云滾滾的惡靈。我會知道這一代人犯下了滔天大罪。這些殺人犯選擇在這里突圍。顯然是為了躲避敵人。這些人大多姓葛,他們很孤獨。恐怕不好。”

    在離災難最近的地方。但是有三兩個和尚有著同樣非同尋常的一般呼吸。三個人,老的和年輕的。雖然詞語不同。但它的面色同樣嚴肅。

    顯然,對于那些正在突破的人來說。非常重要。

    在幾十英里范圍之外。隱隱約約,有許多修士界丹。然而,我不敢走近任何距離。只是從遠處看。對于滾動壓力。臉上除了蒼白。更多的是有點羨慕。

    無數僧侶戰斗、殺戮或共謀。在這個世界上為生存而奮斗。為了不進步。長壽。

    看到自己遭受了無數年的痛苦。畢竟,希望不大。但是看到這樣的場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口味不一。

    這些修士杰丹就是如此。筑地和尚和煉氣和尚感受到了更難以忍受的壓力。但是仍然有無數的和尚在遠處看著巨大的云。

    因為這是一個目標。無數僧侶追求的目標。即使我知道這種生活是無望的。但我心中有一個夢想。即使一個人一生的艱辛探索最終變成了一片黃土。但是這種生活仍然精彩而充實。

    但是那些能理解這個事實的人。能有幾個?

    在天空之上。血和雷聲在巨大的云層中滾動。持續了半天。最后,它慢慢散開了。天空晴朗。

    在等待云消散后。三元嬰兒修士是第一個飛往渡劫的。然后杰丹兄弟從四面八方趕來了。筑地和尚不敢上前。畢竟,先前的脅迫確實讓他們心悸。

    “我不知道哪個朋友在渡劫。我仍然希望見到你。我是程袁青。他是杭州青城的主人。我想邀請道友聊聊。”在那之前,那個打算和渡劫人交朋友的老人。當身體慢慢移動時。突然間,神圣的知識席卷而來,傳遞了一個詞。

    雖然這個人似乎同意他周圍人的話。但是仍然有一些不情愿的話。

    其他人都聽到了。突然一頓飯沖出了身體。他們也相繼展示了自己的身份。

    他們這樣做了。顯然,不想放棄搶劫的人誤解了什么。畢竟,這是眾所周知的。渡劫的任何人。繼渡劫之后,它一定會非常虛弱。

    如果他們公開介入。恐怕這會引起不必要的誤解。但是他們以前做的。但事實證明。他們所做的。他們對自己的言行并沒有顧慮。

    我也這么認為即使劫持云有非凡的力量。心下也是同意渡劫人的非同尋常。但他們是老袁的小弟弟。即使這只是袁穎的開始。我不這么認為。你對一個剛剛突破的兄弟有什么顧慮?

    在他們心中。只是不想憑空樹敵。

    令他們驚訝的是。渡劫突破者。沒有回應。

    而當這三個人到達云消散的底部時。然而,齊琦一看到那里就氣喘吁吁。

    在十多英里的半徑范圍內,有一片廣闊的風景。巨大的峽谷被燒焦的黑色覆蓋著。他們體內殘留的血液足以影響人們的思想。

    尤其是在中間。一個深達100米的大坑。也震驚了所有到達的人。

    站在火山口的邊緣。三元寶貝圣者面面相覷。所有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心齊琦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低估了先前云劫持的力量。

    但是他們到處搜查。但是什么都沒有。渡劫人民似乎已經倒下并消失了。

    有一段時間。僧侶中。越獄的兇手。毫無疑問,它已經倒下了。

    然而,有許多人不相信這一點。那是三元寶貝圣者。因為即使渡劫人民倒下了。抵御自然災害是一種財富。一定還剩下一些碎片。。

    可以出席。但是沒有殘留物。所有這些跡象表明。這個人沒有摔倒。但是在渡劫取得成功突破之后。仍然有收集碎片的空間。或者對寶藏沒有損害。而且還在三個大元嬰和尚的眼皮底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是無論如何?三元寶貝哥哥的心。這個人被列為不可觸摸的。
熱門小說推薦: 楊空劍影 我創造了舊日之神 掌焱 本源之初 我真沒想做壞人啊 天命氏 晨昏獨坐時 稟告王爺,王妃要上天 我的大招來自諸天萬界 我的寵物超級兇 這個女仙不好惹 無限之咸魚突刺 狩獵之手 樹妖修真日常 辰時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姿彩彩票群 穿古装卖什么赚钱 微信推广如何赚钱之道 天天捕鱼赢话费hd最新版 fifa17单人赛季赚钱 潜规则 赚钱 2014世界杯即时指数 游戏赚钱直接提现 快乐小游戏可以赚钱的软件 亚洲让球盘即时赔率 陕西快乐十分 美美咖靠什么赚钱 热血江湖手游分解赚钱 来乐棋牌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