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春風與你,都是正好

作者:紅桃雙A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小妖月橘最新章節第四十五章 春風與你,都是正好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腦袋有些昏沉,似乎特別沉重,睡夢中的那道溫潤馨香的氣息慢慢消失,卻又逐漸變得清澈明朗。月橘緩緩睜開沉甸甸的眼皮,幾乎是無意識地,朝著一抹清白的光亮看去,只那一瞬間,不知為何,心中的那份痛楚,減輕了許多。

    那人雙手背著身后,站得筆直端正,晶瑩剔透的玉簪束著墨發,留下一些松散地披下,卻又十分地嚴謹,整整齊齊地貼在背后,與衣裳的雪白形成強烈地對比,卻又不刺眼,好似白日與黑夜,交替之間,散發著柔和清涼的光芒。

    那道背影孤冷而高傲,似是要心懷眾生,又好似對誰都冰冷疏遠,要將這世間的一切隔絕推開,形成屬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冷漠的,冰涼的,默然的。

    望見那道背影,月橘只覺得他離自己是那么地遙遠,心中泛著苦澀,卻又覺得甜蜜,揚起在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凄然。

    身體猛地被誰推了一把,那道雪白孤傲的身影被夜羅警告挑剔的眼神代替,遮住了月橘心頭的光亮,使得她不覺心慌,反應過來卻又覺得無比羞恥赫然,微微垂下眼簾,臉頰漫上兩團燦爛如桃的緋紅。

    “月橘。”笙紅不悅地繼續推了推月橘,悶悶地喊道,聲音加大了幾分。

    “啊?”月橘悠悠回神,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疑惑地看向笙紅那張妖艷又無奈的臉,一陣悄然的心虛化成更加可疑的紅暈染上臉頰,將蓋在身上的被褥朝臉上扯扯,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地問道:“怎么了?”

    “……”笙紅朝月橘翻了個白眼,瞧見她那副小媳婦的模樣,頓時起了挑逗的心思,坐在床墊上,單手撐著下巴,意味不明地笑著,目光略帶戲謔,看著月橘,道:“月橘你剛剛在看什么呀?是不是很好看,所以才會看得那么出神,連我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有聽見。”

    好似自己如此謹慎小心的心思被人就這般揭穿戳破了一般,月橘心跳如雷,恨不得將整張臉埋進被子里,嬌嬌地瞪了笙紅一眼,更加心虛地想要朝著那道身影偷偷瞄去,卻見那抹雪白被夜羅那青灰色的身影遮擋的嚴嚴實實,好似消失不見,心中難掩的失望。

    只見夜羅鐵青著一張臉,眸子里盡是惱怒與警告,居高臨下地瞪著月橘。

    “笙紅,你同夜羅吵架了?”一向沉穩冷靜的夜羅此時毫不吝嗇地將憤懣不悅全全擺在臉上,雖然月橘下意識覺得與自己有關,但又希望不要與自己有太多的聯系,便放低聲音拉著笙紅弱弱地問道。

    “他開不開心關我什么事?”笙紅挑眉睨向夜羅,雙手抱胸,沒好氣地說道。

    “你們不是在一起了么?”月橘愣了一下,問話近乎脫口而出,幾乎沒帶任何考慮。剛說完,卻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便見笙紅兩只手狠狠地搖晃著,支支吾吾了好一陣。

    “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怎么能在一起。”笙紅羞紅了一張臉,瞪著一雙嫵媚妖艷的鳳眼,襯著白皙的臉頰愈發靈動嬌媚。

    月橘朝被子里躲了躲,捂嘴嗤嗤笑著,卻被笙紅逮個正著,才發現這小家伙竟然出其不意地反將他一軍,沒好氣地問道:“你這小腦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可是我覺得他很喜歡你啊,也很照顧你。你也沒有拒絕,這不就代表你接受了他么?”月橘刷地一下被笙紅掀開被子,揪著領子,以僅兩人能聽到的聲音低低問道。

    “我……”笙紅抿著唇角,一時語塞,仔細想了想,不覺一陣心亂,垂下眼眸,看不清情緒,道:“或許我就是很想要個人寵著我吧。”

    受了太多苦難的人,面對他人給予的一絲一毫溫暖,都會想飛蛾撲火一般,死而后地。月橘好想有些懂笙紅的想法與心思,卻又覺得不是那么地懂。這世間的情感實在太過復雜,像是她對上神大人,她都還在蒙昧地追尋著,想要知道一個答案。

    恍惚間,月橘忽然想起笙紅之前說過的話,輕輕地握住他的手,依舊煞白的嘴唇笑了笑,道:“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你們這樣也挺好的。”

    “你自己的事都沒有理清楚,這會兒倒是對我事看得透徹。”笙紅不客氣地逃開月橘輕輕觸碰的掌心,反手便是一下,雖然不疼,卻拍得月橘手背發紅。

    月橘嘟著嘴,又是一片羞紅與心動,剛想解釋著什么,便聞一道清涼深沉的嗓音緩緩說道:“醒了?”

    “多謝上神大人。”月橘掙扎著身體起身作揖,頷首低眉,溫順而乖巧,動作卻是不爭氣地遲鈍。

    “把藥喝了再好好說說你所看見的。”嗓音雖然低沉動人,卻帶著不容反抗的口吻,不是關心,更像是命令,卻偏偏莫名使得月橘心間晴朗明媚,侵占著她的心神,好似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同他這般淺淺說這話,聊著天。

    雖然現在的情況還不適合聊天。

    夜季跟在慕白身后不知從哪里端來一碗深褐色黏稠的湯藥,一陣苦臭難忍的氣味順著那道涼涼的清風飄進月橘的鼻腔。這藥一看便是極苦,那氣味令月橘胃里難受,強隱下心中的抗拒,卻也不舍得堵住鼻子。

    月橘在笙紅的幫助下倚著靠枕坐起來,接過夜季十分嫌棄的藥碗,眉頭緊緊皺成一個大寫的川字,內心滿滿地抗拒,目光斜著偷偷繞過夜羅朝正端坐于圓桌前細細品茶的身影看去,想象藥碗里此時也是飄散著淡淡馨香的茶水,咬牙深呼吸,閉上眼睛一口氣悶了過去。

    待月橘乖巧地將碗里的湯藥喝的見底,笙紅才從幾米外的地方慢慢將嫌棄的眉頭松開,挪過來,遞給月橘一個銀質的小罐子,上面鐫刻著栩栩如生的蘭花,里面裝著蜜餞。

    即使口中依舊泛苦,月橘的心間也充滿了甜蜜與溫暖,彎著嘴角,甜甜地一笑,不經意地又朝那道身影瞟去,取了一顆最小的含在嘴里,眉眼笑開,樂呵呵地說著:“謝謝。”

    濃郁甜膩的香氣伴隨著軟糯細膩的紅棗融化在口中,那股作嘔的藥味瞬間消退散開,月橘的心與這柔軟甜蜜的味道一道,充盈得滿滿當當,全身流淌著幸福安寧的暖流,眼睛不自覺地瞇成一條弧線,熠熠生光。

    “你喝藥倒是爽快。”笙紅毫不保留地稱贊道。忍了忍,見月橘臉上的笑容都快趕上春日新釀的蜂蜜了,便將腦袋往前湊了湊,好奇地問道:“有這么好吃嗎?”

    “嗯嗯。”月橘開心地點點頭,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快眼瞇成一條細縫了般,全身上下都咕嚕嚕地冒著粉紅的泡泡,讓笙紅都被這樣的欣喜幸福所感染,想要伸手去拿一個來嘗嘗。

    月橘將小罐子啪地一聲合上捂在心里,朝笙紅比劃了個鬼臉,吐著舌頭,隨即咧嘴一笑。

    窗外陽光明媚,屋內春風正好。

    夜羅轉頭看了看慕白,見他正微微合眼享受著煙霧裊裊的茶香,雙唇依舊抿住,隔著一層薄薄的朦朧。夜羅覺得此時的他心情定是極好的,十分放松,連同往日與世隔絕的冰冷與淡漠也在不知不覺間褪去了一些,多了幾分人間煙火的氣息。

    旁邊不斷傳來低低地打鬧嬉笑聲,有一道沒一道,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么。圓桌的人一身白衣,氣定神閑地坐著,神色莫測,微微頷首,動作優雅矜貴,透著一股仙氣縹緲的孤傲。

    屋外陽光明凈,天空晴朗,忽地吹來一陣清風,帶來一絲絲蜜餞的甜味與湯藥的苦澀,交雜交融,不算難聞。

    夜羅有一瞬的失神,總覺得現在的一切特別地不真實,若是能將光陰在這一刻停駐,也是極好。

    上神大人依舊是那個高高在上受人矚目的上神大人,夜季依舊憨頭憨腦地站在一旁,樂呵呵地瞧著笙紅與月橘的方向,不知在想著什么,微微有些出神。而他也依舊是那個誓死守護上神大人的夜羅護衛。

    只是不知何時,好像就在今天,他們三人之間突然多出了其余的兩個人,一個老不正經,一個懵懂無畏,生生地插進了他們三人長久以來形成的默契與配合,大亂了他們的節奏,帶來的卻是意想不到的縱容與歡笑。

    月橘對慕白的心思連夜季這般木訥之人都能看清幾分,更何況是那心如明鏡般透徹冷漠的上神大人。只是夜羅不明白,既然知曉對方的心意,又為何還要留在身邊。

    莫不是上神大人動了情?

    夜羅自顧自地想著,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瞪了雙眼,難以控制自己的面目表情,機械地扭頭,再次朝慕白的方向看去。卻見他面如冷霜,神色依舊,又安心了幾分。像上神大人這般清高冷漠,不食人間煙火的尊者,怎么可能會喜歡上一個這樣渺小的人物,更何況她,還是陰界的小妖。

    看來的確是自己想多了,夜羅收回目光,安心地笑笑。只是當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尚未解決,暫不是眷戀一刻溫情的時候。見慕白好似沒有要打斷床上兩人打諢插科的玩鬧,夜羅只得盡量面不改色地輕聲咳了一道,暗自焦急。

    慕白了解夜羅心中所想,微微頷首。

    “你在那城池里到底見到了什么?”得到許可,夜羅上前一步,瞧了眼笙紅,轉過目光,最終落在月橘身上,問的凌厲,卻到底熟悉了一些,染上了幾分溫度。

    月橘靠著軟墊,手里緊緊地握著小巧精致的銀罐子,好似什么特別寶貝的東西,微微咳了一道,調整好心情,陷入回憶與沉思。有些東西太過巧合,拼湊在一起,便絕對不會再是巧合。

    可是她這樣一個無名無輩的小妖,誰又會刻意地要置她于困境之中呢?

    那座城池太過熟悉,以至于月橘好似在里面生活過一段時間似的。它的種種變化,落在她的腦海中,一幀一幅,熟悉又親切,心間卻帶著微微的痛楚。

    一切于她,都是那么真實。
熱門小說推薦: 神凰不為徒 我出名就變強 我在異界太難了 陰陽五雷決 神眼戰尊 萬古神醫 肖恩的奮斗 我為主角操碎心 仙序紀 永夜將行 劍者秦風 創世之諸神降臨 超勇的我隨身帶著英雄世界 逸塵玦 立道上古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 富贵捕鱼棋牌游戏 北京11选5第35期走势图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 今日股票推荐股 甘肃11选五前三直走 3d胆码拖码是什么意思 用麻将玩的其他小游戏 贵州新快3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五 融资炒股平台 千炮彩金捕鱼修改器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2012年股票推荐 欧冠联赛积分 抢庄斗牛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