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花信少婦

作者:厭筆蕭生06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刀帝九妃最新章節第六章花信少婦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夜風帶著步秋雁,向東北潛逃,目標是漢月王國的王都。

    不過,鎮南王的人似乎對他們是誓在必得,后面的追兵是緊追不舍,并發出了支援的請求。

    夜風帶著步秋雁,越過山嶺,正式進入了鎮南王的地盤,進入了鎮南王的地盤之后,鎮南王的部下對夜風他們的追殺更加緊迫。

    “我們快走,他們又追上來了。”夜風張望后面信號彈沖天而起,拉著步秋雁急忙向前奔逃。

    “啪、啪、啪……”然而,夜風和步秋雁沒有逃幾步,前面是馬碲聲如雷一般響起,震得地皮抖動不止。

    濃煙滾滾而來,夜風欲躲,已經是不及,兩列鐵騎直奔而來。

    “鎮南王部下的三先鋒之一!”步秋雁驚呼地說道。

    夜風把她推入路邊的樹林中,說道;“你先走,我等會就趕上你。”

    此時,兩列鐵騎飛馳而來,馬上的士兵長槍突刺而來,他們根本就是要致夜風于死地,出槍又快又狠!

    夜風身子一蹲,掏出了追魂青蚨,手一揚,只見寒光飛掠而過,青蚨出手,必見血!

    “咴——”兩列的奔馳而來的馬匹長嘶一聲,撲倒于地,所有的士兵都紛紛從馬上摔了下來,夜風的追魂青蚨是切斷了馬匹的腳筋!

    “送你們上西天去!”夜風沉喝一聲,雙手一揚,撒出滿天的貫射珠!不少騎兵還沒有爬起來,就被貫射珠穿嚨喉身忙。

    “殺他者,王賞黃金千兩!”此時居于后面的鎮南王部下三先鋒之一的急先鋒厲叫道。

    “殺——”后面的步兵沖殺上來,長槍隊,刀手等等,一涌而上。

    “找死!”夜風沉喝一聲,雙手一揚,幾十顆小珠射了出去,這些小珠觸地即破,“啵、啵、啵……”破裂的小珠,立即冒出了煙霧。

    “啊——”一呼吸到藍煙,沖上來的士兵慘叫倒地,一命呼嗚,僵直躺在地上。

    藍色噩夢,這是唐家劇毒之中的劇毒,毒發速度極快。

    冒著藍煙,夜風飛穿而過,手一揚,一顆鐵蒺藜飛射而出,直取鎮南王部下三先鋒之一的急先鋒!

    見一黑影急射而來,急先鋒立即拔劍相迎,“鐺”的一聲,然,鐵蒺藜是極重的暗器,破壞力極強,竟然是擊得急先鋒手中的劍斷裂。

    “嗖”的一聲,鐵蒺藜射進了急先鋒的體內,十三片鐵片立即發散開來,急先鋒“啊”的一聲慘叫,摔于地上,在地上翻滾慘叫,最后手腳一陣抽搐,僵直死去。

    就算這鐵蒺藜沒有毒,十三片鐵片散開,那也是一樣要人的命。

    此時,后面再響起了角號聲,夜風張望而望,只見前面是濃煙滾滾,又是一群重甲兵向這邊奔來。

    見這些士兵殺之不完,夜風無可奈何,只得閃身沖入樹林之中,不和他們正面交鋒。

    鎮南王的部下對夜風兩個人的性命是志在必得,所以,他們一追一逃,夜風和步秋雁被逼得不得不翻山越嶺,避開那些軍隊。

    經過兩天的逃竄,夜風和步秋雁總算是把身后的追兵甩下了一大段的路程。

    夜風和步秋雁兩個人翻過一座山嶺,再一次見到了官道,這讓夜風兩個人松了一口氣,兩天來逃竄,讓他們都不好過。

    又不知道鎮南王有多少的士兵,總不可能一口氣把他們全部都殺光吧。

    此時夜風看到前面濃煙滾滾夜風先是被嚇得一跳,還以為是鎮南王的軍隊追上來看,定眼一看,發現并不是鎮南王的軍隊,似乎是一支商隊。

    夜風拉著步秋雁,攔住商隊的去路。

    “你們干什么?”商隊停了下來,后面走上一個漢子來,此漢子身得彪悍,雙目精光,身穿軟甲,背上一把雙手巨劍,一看就是好手。

    夜風細細地打量這商業,心里面暗抽一口氣,好大的一支商隊,這商隊至少也有二千人,他們車中所盛載的似乎是一些輕便卻又珍貴的貨物。

    而中間有一輛馬車特別惹人注目,只見此馬車豪華巨大,由四匹駿馬拉著。

    “你們去哪里的?”夜風問道。

    眼前這漢子,似乎是車隊的領隊人,他并沒有因為夜風兩個人而放松警惕,盯著夜風他們倆,沉聲地說道:“我們去王都。”

    聽到這話,夜風不由為之一喜,那再好不過了,他們兩個正好借這車隊的掩護,躲過鎮南王他們的追殺。于是,夜風忙是說道:“我們兩人也是去王都,我們在路上遇到強人,和家里的侍衛走散了,希望各位大叔行個好心,載我們兩個一程,多少銀子我們都愿付。”

    這個漢子盯著夜風,沉凝地說道:“很抱歉,我們并不做這樣的生意,你們還是找下一家吧。”

    “大叔,這里是荒郊野外,哪還有商隊,萬一我們被強人追上,我們就會喪于此,大叔人多勢眾,難道就見死不救?”夜風裝可憐說道。

    此時,那輛豪華馬車撩開了窗簾,露出了一張粉臉來。

    看到這張臉兒,夜風都為之一嘆,好美的人兒,只見馬車內露出來的女子頭帶明珠墜兒,黛眉輕描,有著說不出的嫵媚,雙目如秋水攝魂,整張臉兒,透露出成熟的韻味兒。

    看這**,年有三十,然而,卻是凈臉素白,雙唇點紅,嫣然性感,就如是一朵開得熟透了的花朵兒,展露女人生命最美麗的最后一抹靚麗。

    “漢林,讓他們兩個和我們一同上路吧。”此**開口說道。

    “夫人,我們還在鎮南王地盤內……”這叫漢林的漢子還欲說。

    **輕搖頭,輕嘆,說道:“大家都是落難人,讓他們一同上路吧,給他們主仆一輛馬車吧。”

    **這輕嘆,給人一種落落不樂的感覺,流露出了另一番的美感,猶如秋天里那欲凋零的成熟豐菊。

    “是。”漢林不敢再說什么,空出了一輛馬車。

    “多謝夫人。”夜風遙遙向這少夫鞠身,顯得文雅有禮,雖然此時夜風看去有些落魂,然而,那貴胄神秘的氣息,讓**都不由多看一眼,最后**輕點頭,放下窗簾。

    坐馬車之中,步秋雁輕聲地對夜風說道:“黃夫人。”

    “什么?”夜風為之一怔。

    步秋雁輕聲地說道:“剛才那**,就是風華帝國第一巨富的夫人何碧云,以前我在帝都的時候曾見過她一次。”

    夜風不由呆了呆,說道:“黃少錢的母親?“

    步秋雁點了點頭,說道:“正是,風華帝國的第一巨富,除了其的確是有經營頭腦,靈活手腕之外,他能成為第一巨富,和她夫人離不開。因為何碧云還沒嫁他之前,她父親就已經是巨賈,何碧云又是獨生女,可以說,第一巨富黃守錢的一半以上的家財都是他夫人的。”

    此時,夜風是啼笑皆非,此時他不由想到當日第一天進入至尊王者騎士學院的情況,當時自己還拿黃少錢的母親嘲笑他,沒有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黃少錢的母親,更難得的是,何碧云竟然是如此的年輕,花信**,可真讓人為之迷情。

    同時,夜風感到奇怪,作為第一道富的夫人,何碧云不呆在風華帝國享受福,為何千里迢迢到漢月王國的帝都去。

    夜風跟著車隊走了兩天之多,他發現,何碧云的商隊竟然不是走直路,以盤旋迂回的方式前往王都。似乎,他們是躲避什么。而且,他們一般情況下是不進城,不靠店,多數情況下,選擇在隱僻之處過夜。

    這讓夜風就感到奇怪了,難道何碧云是從風華帝國逃出來的?這讓夜風不由想道當時在學院發生的事情,聽聞,風華帝國首富黃守錢是支持太子的,難道黃家得罪了朝中的權貴,何碧云不得不逃亡于漢月王國。

    同時,這兩天來,何碧云一般都不露面,比較長時間呆在她那豪華馬車中。至于車隊的其他人,也沒怎么為難夜風主仆兩人,有吃有住的。

    果然,就在夜風和步秋雁跟著車隊走了第四天的時候,車隊終于出事了。

    車隊停了下來,夜風撩開門簾向前望去,只見前面一支軍隊橫列,只怕是有一千多人,這軍隊有兩列的重甲步兵,后面還有一排的弓箭手,在隊伍前面,一將領騎馬高立。

    “鎮南王的三位先鋒之一的沖陷先鋒。”步秋雁望著那馬上的將領,輕聲地說道。

    夜風為之一驚,難道是鎮南王他們發現他們藏身于此了?

    “先鋒將軍,不知道有何貴干?”那個叫漢林的領隊漢子上前對那急先鋒說道。

    “漢林隊長,很抱歉,我們王爺請你們回程,我們軍隊,會護送黃夫人安全抵達洞庭湖海的。”沖陷先鋒徐徐地說道。

    聽他們這么一說,夜風這才松了一口氣,知道并不是來找他的。

    漢林說道:“先鋒將軍,當初貴王爺不是和我們家主人說好了的嗎?我們付了十足的黃金,你們王爺答應我們家老爺,讓我們安全過境。”

    沖陷先鋒淡聲地說道:“很抱歉,因為貴國的二皇子陛下要求黃夫人回國,更何況黃老板也應該是念妻心切了,所以我們還有請黃夫人回境。”

    漢林不由臉色一變,然后說道:“還請將軍你稍等,我們向夫人請示。”

    沖陷先鋒點了點頭。

    聽到他們的對話,夜風和步秋雁不由相視了一眼,頓時感到有些明白。

    看來在風華帝國黃守錢是混不下去了,二皇子極有可能是垂涎他們黃家的財富,黃守錢極有可能是頂不住壓力,所以偷偷讓他的夫人何碧云逃往漢月王國帝都,庇求安全。

    以黃家的財力,可以看出來他們和兩國的上流社會的權貴,都有勾結。

    “沖陷先鋒,只怕,讓你失望,我們夫人是矢志去王都,不會回頭回風華帝國!”漢林請示了何碧云之后,抬出頭來遙聲對沖陷先鋒說道。

    沖陷先鋒雙目一寒,說道:“如果真的是如此,只怕,我只有得罪了,我只得是押送黃夫人回去!”

    “沖陷先鋒,別忘了,我們黃家對你們王爺有不少的支援,到時莫怪我們在章啟皇面前參你們王爺一本!”漢林也強硬說道。

    沖陷先鋒露出獰猙的笑容,說道:“只怕你們去不到王都。”說著,手一揮。

    此時沖陷先鋒后面的弓箭手開始拉弓上箭。

    “重盾!備射!”漢林厲叫道。

    “啪——”車隊中那些早就有防備的好手,一下子從馬車上摸出了巨盾,一下子高聳起來,組成了鐵墻,整個車隊如此看去,就像是一條盤著的鐵甲鱗蛇。

    最可怕的是,其他的隊員竟然每人從馬車上摸出了一把巨弓。

    “射。”沖陷先鋒喝道。

    “射。”漢林也厲叫道。

    頓時,雙方對射,箭雨遮天蔽日,如滿天飛蝗,“嗖、嗖、嗖”的破空聲不絕于耳。

    “啊、啊、啊……”漢林這邊的巨盾,把大部分的怒箭給擋下了,而沖陷先鋒的所有士兵都暴露在箭雨之下,頓時,慘叫連連,不單是弓箭手,就是連重甲兵都倒下一半。

    至于那些射到馬車上的弓箭,竟然沒有穿過甲板,此時,夜風才發現,這些馬車的夾板里面有鐵板!看來,何碧云他們早就有準備了。

    “殺——”見沖陷先鋒他們這邊是人仰馬翻,弓箭手再也無法造成威脅,漢林怒喝一聲,帶著兩支隊伍突擊而出,奔射向沖陷先鋒的軍隊。

    車隊中的這些成員,都是黃家用重金請來的劍客,個個都是好手,虎躍龍騰,兔起鶻落,沖陷先鋒這邊的士兵倒下一大片。

    夜風看到這樣情況,都不由驚嘆,看來,黃家的財力實在是不小,竟然是能養了如此多的劍客,這不是一般巨富所能做到的。

    “沖陷先鋒,這是我們老爺和夫人送給你們鎮南王的禮物!”漢林斗氣如牛,一劍把沖陷先鋒劈下了馬,長劍一斬,鮮血噴射,把沖陷先鋒斬成兩斷。

    這個漢林,也夠驃悍的。

    血腥味撲鼻而來,地上倒下一大片的尸體,用不少一會兒功夫,鎮南王的這一千多一點的軍隊被漢林他們砍得精光,一個活口都不留。

    “傷者包扎好傷口,我們立即離開這里,快馬加鞭,爭取明天晚上離開鎮南王的地盤。”漢林對所有的隊員大叫。

    其他隊員都紛紛給傷者包扎好傷口,然后急忙上路,如果他們走出鎮南王的地盤,那就安全了,除非鎮南王真的敢造反了,否則,他還不敢發兵越境。

    “公子。”馬車中,步秋雁輕呼夜風,望著夜風,無疑,此時她也不知所措,畢竟現在他們身在虎穴,而又是力單勢薄。

    夜風握著她的小手兒,說道:“沒事,我們跟著他們走,看情況而定。”

    然而,漢林他們的車隊還沒有走多久,就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音傳來,此時,路邊樹林間的蛛絲網在劇烈的晃動,官道樹林中的鳥群被驚起。

    夜風撩開門簾,一看,把他嚇得一跳,只見前后都是濃煙滾滾,前后兩邊都是有一支鐵騎飛馳而來,看這些重甲騎士,就知道是久歷沙場。

    兩支隊伍前后包抄,可以說,是斷了車隊的進退之路。

    “盤起來!”漢林厲叫道。

    車隊急忙移去,盤成一團,以何碧云的馬車為中心,緊緊地圍盤起來。

    “弓箭手,弩車!”漢林厲叫道。

    弓箭手紛紛列站,怒箭上弦,有隊員爬上馬車,把上邊遮著的布拉了開來,露出來的,竟然是軍用巨弩!一輛馬車就是一架,一共是十六架。

    夜風頓時傻眼了,他還以為這些馬車中載的是珍貴貨物,沒有想到,竟然是軍用巨弩!看來,如此明目張膽帶著軍用巨弩,黃家只怕是花了不少的錢打通關節。

    “嗖、嗖、嗖……”頓時,怒箭狂射,把天空遮成一片的怒箭,像暴雨一樣落在前后的飛趕而來的重甲騎兵身上,面對如此之多的怒箭,就算身上的重甲再厚,也抵擋不住,最要命的還是那軍用巨弩,如此近的距離,重甲被怒矢一射而穿,就像是一張薄紙一樣。

    夜風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由苦笑,難怪太子會要黃家的支持,看來,財富的確是好東西。

    “殺——”漢林見怒箭一番掃射之后,逼得兩邊的騎兵不得不后退,如此好的機會,他怎么會錯過,立即兵分兩路,追殺欲逃的重甲騎兵!

    頓時,兩支隊伍就如兩支怒箭一樣射向欲逃的騎兵。

    那些騎兵是亂成一團,此時受到這些劍客高手的沖殺,更是人仰馬翻,慘叫聲,馬嘶聲,是響起一片。

    “呼——”的一聲,就在漢林他們擊殺重騎兵之時,車隊所造近路邊樹林突然冒出幾十個劍客,撲向何碧云的豪華馬車。

    “保護夫人!”見突然冒出來的幾十個劍客,護著馬車的劍客厲叫道。

    此時,漢林帶著高手是傾巢而出,何碧云這邊的防衛無疑是最虛弱的時候,這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圈套!用那些重甲兵調走漢林他們,然后早就埋伏好的劍客趁虛而入。

    就是不知道二皇子是用什么買通鎮南王,竟能讓他派出如此多的馬車前來劫持何碧云。不過,二皇子也不簡單,竟然和敵國的王爺有勾結。

    此時,漢林欲帶人趕回救援都來不及了,雙方劍客短兵相接,頓時是鮮血濺地,守護弱虛的何碧云這一邊,頓時倒下了十幾個劍客。

    “轟——”的一聲,雙方劇戰之中,何碧云所乘的馬車被推倒,何碧云從里面爬了出來。

    一身素衣的何碧云是身姿娥娜,凹凸有致,成熟風韻迷人,此時她臉色發白,但,不見驚亂。

    “黃夫人,請你跟我們去見王爺。”何碧云身邊的侍衛被殺不少,偷襲的劍客手中的劍一攔,擋住何碧云去路。

    “嗖——”的一聲,寒光一閃,頓時鮮血洗碧空,飛射而來的兩道寒如翩翩飛蝶,飛旋而轉,所過之處,鮮血飆射。

    電腦訪問:
熱門小說推薦: 一擊神明 我真的不想繼承億萬家產 神之七分 重生:收獲竹馬一枚 靈元滅世 我是萬道之主 天選之尊 重生絕世女神 夢鏡傳奇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異界逍遙神王 道破界獄 清幽一夢 衍仙紀 命運之魔途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