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天毒尸

作者:厭筆蕭生06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刀帝九妃最新章節第十章天毒尸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勝利在望冊強者復出卷

    第十章天毒尸

    伏于山峰之上,夜風問聶夢瑤,說道:“小姑姑,這次如何對付?”

    聶夢瑤沉吟了一下,說道:“若人手不夠,我對付奧力和歌利亞,你對付羅辟,妙涵他們帥領各弟子對付三族的亞神和神仆。”

    “好。”夜風爽快答應下來,吸納了輪回神葉的精華,他的功力大漲,比上次大戰羅辟,那是不可同日而語,現在羅辟被帝釋打傷,實力大損,夜風有信心和他一戰。

    “算我一份。”此時一個嬌脆的沉聲傳來。

    夜風他們回首一看,是閉關的凌清宇。凌清宇手持著龍牙霸天槍,英氣十足,她的眼瞳里面竟然閃爍著紫色的光芒,整個人給人感覺如流光逸彩一般。她持著龍虎霸天槍平靜地浮于空中,但是,卻給人一種高山不可攀越的感覺。

    此時,大家都在她的身上能看到有凌霸的影子,強大的氣息讓任何人感到壓力。

    無疑,凌清宇完全繼承了凌霸的力量,此時的她,絕對是達到齋天位巔峰,至于太天位,只怕還是差點,完全是繼承了凌霸的衣缽,甚至可以說,在力量上,她就是凌霸的化身。

    此時,放眼天下,能和凌清宇對敵的,只怕寥寥無幾。夜風算一個,聶夢瑤算一個,楊妙涵只怕都要略遜一點。

    楊妙涵雖然也繼承了吉祥主神的力量,但,吉祥族以守為主,更何況吉祥主神傳神力給楊妙涵的時候,他的已在四五千年前被毀滅,以地陰為生,神力有所打折。凌霸乃是齋天位最巔峰高手。絕對不會弱于吉祥主神。

    見到凌清宇,夜風他們大喜,有這么一個頂尖高手,那這一次他們勝算更加大了。

    聶夢瑤露出笑容,說道:“清宇,你終于出關了。”

    凌清宇秀目中露出殺氣。說道:“夢瑤姐姐。把羅辟交給我,我一定會殺了他。”無疑,凌清宇是要殺了羅辟,為她的老祖宗凌霸報仇。

    “好。”聶夢瑤一眼也能看出凌清宇的實力,一口答應下來了。

    大家伏于山峰上,大半天過去。有探子直奔而來,說道:“家主,已發現敵人的行蹤了。正往這邊趕來。”

    “大家都埋伏起來。按命令行動。”聶夢瑤說道。

    夜風他們忙各就各位,埋伏起來。

    羅辟和奧力、歌利亞帶著剩下的四位亞神,和千余位地神仆風塵仆仆地低空飛掠,模樣有些顯得狼狽。

    奔了一段路程后,羅辟停下,回頭看了看,看有沒有神仆掉隊了。

    此時,羅辟在心里面大恨呀。他這一生。幾時如此狼狽過?被人逼得如喪家之犬一般,就是當年王者之戰的時候。他們大軍被聶玄和陽問天率領眾英雄王逼得節節后退,也沒有如此狼狽,倉皇而逃,縮首顧尾,就像是過街老鼠一般。

    他恨呀,如果不是帝釋把他們打成重傷,滅了他們這么多的亞神和神仆,他們也用不著如此狼狽而逃。實力不如人,他們不得不這樣。

    同時,羅辟在心底里也是把司月女神是恨之入骨,竟然是如此不顧昔日同僚情義,把他們驅逐出語物聯盟,使得他們沒有落腳之地。不然,他們用不著如此狼狽逃跑。

    羅辟在心里面暗暗地發誓,等他實力恢復之后,他一定會卷土重來,到時,他不單要滅掉凡人中的那些高手,他一定會想辦法把司月女神那幫人殺個清光,血洗***神殿,以雪今日之恥。

    羅辟他們打算去矮人王國,他們去矮人王國不是沒有道理的,那是因為他們看中了矮人王國的王都鐵爐堡。奧力曾是矮人主神地身份,他知道,在矮人王國皇都地地下有一個巨大的城堡,而且全部都是用最好的鋼鐵澆灌而成的,可以說是千軍萬馬都殺不進來,更何況鐵爐堡的地道是復雜無比,沒有熟悉的矮人帶領,外人根本找不到里面。

    像鐵爐堡這樣大地地下城堡,藏上他們千來余人,那是如海里藏針一樣。

    以羅辟他們的打算,想暗中控制鐵爐堡,使鐵爐堡變成他們東山再起的第一個基地。奧力是矮人族地主神,他有把握,暗中控操鐵爐堡。

    本來,去矮人王國,從雪鯉江溯流而上是最近地路程。但是,現在羅辟他們都受了重傷,實力大不如前,羅辟怕如果聶玄知道他們受了傷溯雪鯉江而上,一定會在洞庭湖海中伏擊他們,大全盛時期,羅辟他們三個人聯手,根本就不怕聶玄,但是,現在,就算他們三個人聯手,也不是聶玄的對手,所以羅辟他們繞道而行,寧愿走遠路,也不愿意惹上聶玄他們。

    羅辟卻不知道,聶玄根本就沒有在洞庭湖海。

    同時,羅辟他們這次繞道而行也是很低調,只走偏僻的荒野,他們就是怕招來凡人高手圍殺他們。

    昔日是無比的風光,今天,卻落個如喪家之犬,這還真是報應。

    “羅辟,哪里逃!”就在羅辟他們如喪家之犬一般逃竄,眼看就要走了百族之地,進入比較安前的沉睡之地時,突然一聲嬌嘩,如晴天霹靂,一女子懷抱劍,帶著幾路高手在前面截住去路,圍了過來。這女子正是聶夢瑤。羅辟一驚,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如此低調逃跑,都還是引來了各路高手,勢不如人,羅辟的第一個反是想調頭就走。

    但,后面堵來一個,喝道:“羅辟,你無路可走了。”這人身后的各方高手也圍了過來,這正是夜風。

    聶夢瑤和夜風帶著兩路人馬,前后夾圍,使得羅辟他們完全陷入包圍之中,無路可走。

    現在羅辟帶傷在身。實力不及人,有些惶惶不安,張目而盼,怕聶玄和凌霸突然出現。

    其他的亞神和神仆也是一時慌然,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羅辟失去了***神殿地支持,他們就像是瞎了眼地蒼蠅。消息壞分的閉塞。根本就無從知道夜風他們早就布下天羅地網,圍剿他們。

    羅辟畢竟是一代主神,很快就收斂住心神,傲立,冷哼一聲,說道:“別鬼鬼祟祟。我羅辟就在此,你們地所有人都出來吧,聶老頭哪里去了。快滾出來吧。我跟他較量較量。”

    羅辟這話說得很是有氣勢,其實是中氣不足,他是怕聶玄躲在暗中,偷襲他,所以,不如一開場就把話挑明了,欲激將對方擊埋伏地敵人出來。

    夜風冷冷地一曬,說道:“羅辟。瞧你現在這模喪家之犬的模樣。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如果在一個月前,你說這話。我贊你是贊氣干云,今天,你說這話,我看,還是免了吧,就是三歲小兒也知道你中氣不足。現在你是重傷在身,神力能發揮到昔日的五成,你就該滿足了,憑你現在這點力量,用得著聶玄前輩出手嗎?我一個人,收拾你就足夠了。”

    望夜風,見他是神光內斂,眼瞳中有著紫氣金光,看得羅辟心里面嫉妒,上次他把夜風揍得像條喪家之犬,他猜夜風不死也是殘廢,沒有想到短短這么多天,竟然是所有的傷勢好轉,而且修為明顯比上次有著質的飛躍,相比起自己現在的落魄來,這怎么不叫羅辟嫉妒。

    羅辟在心里面大恨,重重地一哼,說道:“小子,以強欺弱算得什么英雄,你就不怕給你們大英雄聶玄臉上抹黑。”

    夜風一指羅辟,哈哈大笑,說道:“羅辟,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以你這樣地就人,就算你老得爬不動,我欺負你,也是蒼天有眼。你對無辜地百姓屠殺的時候,你偷襲你最要好的戰友敖厲的時候,你暗殺創世神的時候,你有想過英雄這兩個字嗎,你說這話,實在是殆笑大方。”

    羅辟驚忿無比,沒有想到夜風竟然知道這個驚天秘密,他不能讓夜風再說下去,厲喝一聲,說道:“信口雌黃的小子,快快下來受死,今天我再次折你地骨頭,抽你的筋。”這話完全表達了羅辟的心情,他是把夜風恨之入骨。

    “你地命,是我地!”此時,一句殺機昂然的話傳來,手持龍牙霸天槍的凌清宇冷冷地走出來,殺氣四逸,如復仇女神一般。

    一見龍牙霸天槍,羅辟頓知凌霸己死,心里面不由一喜,哈哈大笑,說道:“原來是凌老二已經不濟事,一命嗚呼了。”

    凌清宇秀目一煞,如羅剎,道:“羅辟,納命來。”手一轉,龍牙霸天槍狂擊而出。

    龍牙霸天槍一出,神龍現,龍聲高吟。

    如凌霸一擊,羅辟此時也說不上什么風度,揮劍而上,厲喝一聲,劍如飛鴻,又狠又毒,沒有半點的主神風范。

    “鐺----”的一聲巨響,火星濺射,龍牙載天槍和羅辟萬象劍重重地一擊,金屬相碰之聲,如洪鐘一般,震得人耳膜發痛。

    如此一凌,羅辟頓感手臂發麻,無疑,此時凌清宇不弱于他。

    羅辟心里面大恨,他把帝釋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帝釋玉石皆焚的一擊,他今天也不會落個如此下場,實力大損。想當日,他是何等威風八面,目無余子。對帝釋的恨,羅辟是恨不得把整個冥界都滅了,以消自己心頭的恨意。

    “老鬼,你地大勢已去了,今天就是你地忌日。”凌清宇冷叱,手中的龍牙霸天槍凌空高擊,神龍咆嘯聲頓時響徹天際,只見光芒漫散,如神龍從天擊下。

    凌清宇是要致羅辟于死地,一槍凌空怒擊,使出殺招。

    羅辟也大吼一聲,手中地羅辟萬象劍也是神光萬丈,撼山震海一般迎了上去。

    “殺出去。”奧力見情況不妙,大吼一聲,一馬當先,率領著其他的亞神和神仆。欲殺殺出重圍,向前面的高手撲殺過去。

    歌利亞也是大吼一聲,巨錘狂擊而下,只見錘氣向前沖擊而來,猶火烽連天,錘氣無比的強烈。一般的高手根本就是擋不住。只有躲避。

    但,此時,前面是神光漫散,不系舟猶如狂風暴雨中的飄萍,橫架而來,擋住了歌利亞的神錘。

    一看不系舟。歌利亞為之一驚,大吼道:“吉祥老鬼地傳人!”說著狂錘而下,神錘如狂風暴雨一般。

    楊妙涵也非吳下阿蒙。繼承主神神力的她。也一樣是天下少有敵手,她手中的不系舟劃,頓見一道道的光芒漫散,猶如是金色的漩渦,一圈一圈地擋下了歌利亞的神錘。

    奧力無比地兇悍,撲殺過來,四五個高手頓時擋不住他,被他劈殺于斧下。這使得奧力更是兇性大發。大吼。神斧狂劈而下。

    “鐺”地一聲,但。奧力發威沒有片刻,一把劍如天外飛劍一般架住了奧力那兇悍的神斧,一招飄來,妙到巔毫。

    這把看去輕飄飄的劍,竟然輕松無比地架住了奧力他那重如山一般的巨斧。

    一見眼前這把神光煥散、散發著高貴氣息的神劍,奧力為之一驚,收斧后退好幾步,他還以為是聶玄來了,抬頭見,才看到聶夢瑤。

    奧力眼瞳收縮,凝聲道:“王者至尊劍,你是聶玄的后人。”當年,他們是被聶玄打得四處逃竄,無處可逃。聶玄在他心里面留下了深深地陰影,對于他,在心底里是十分的畏懼,突然見到聶玄的神劍,奧力在心里也頓為之駭然。

    聶夢瑤猶如仙子,風姿飄邈,清音輕吐,聲如金玉,徐徐地說道:“奧力,你若棄斧帶著你地亞神神仆投降,我給你一個活命地機會,否則,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聶夢瑤說得飄邈,卻是殺機冷然,但,她又如不食半點煙火的仙子。

    奧力從驚然中收斂回心神了,見不是聶玄,心里面倒寬了一點,如果是聶玄突然出現,說不定他會被嚇得棄斧投降。

    奧力重重地一哼,冷聲說道:“小娃娃,好大的口氣,鹿死誰手,還未得而知。”說著,大吼一聲,揮斧而上,殺氣彌漫。

    聶夢瑤冷冷地說道:“既然你死不知悔改,那就成全你。”說著,手中的王者至尊劍一揚,頓時劍影森羅,把奧力的所有要害都罩住了。

    奧力為之駭然,立即回斧相護,但是,聶夢瑤的劍招是精奧到巔毫,劍招之深奧,只怕放眼天下,無人能及。

    奧力自救不力,頓時被王者至尊劍傷著,身上留下了幾道的劍痕,鮮血直流。

    奧力如被困住地兇獸,左沖右突,大吼連連,但是,還是沖殺不出聶夢瑤地神劍封鎖,反而是被逼得節節后退。

    就在楊妙涵他們動手那一刻起,夜風就已動手了,他喝道:“殺。”

    受夜風的命令,他身邊地三具天毒尸和黃金甲人怒醉語化作飛星,撲殺上去。

    黃金甲人怒醉語手中的神劍一化,頓時是滿天的星辰,碎光灑落下來,無所不及,一下子把前面的幾個神仆卷入她的劍芒之中。

    黃金甲人怒醉語學的是聶玄的曠世絕學,同時還服了創世神所造的神丹,她可以奪天獨厚,雖未醒過來,但,實力也依然強悍,劍芒狂卷,幾聲的慘叫,幾個神仆一下被劍芒穿體而死,從空中墜落。

    黃金甲人怒醉語身劍合一,劍芒熾烈,猶如旭日初升,像飛梭破空一般,劍出血濺,撲殺向她的神仆沒有一個人能擋得她住,因為她身上的黃金甲是刀槍難入。

    三具天毒尸體沒有黃金甲人怒醉語這樣靈活高絕的絕學,但是,他們的實力也是絕對強悍。

    得到夜風的命令,他們狂撲出去,并非是撲向神仆,而且人族中所剩下的唯一一個亞神強風,他們是身態飄飛,猶天降神尸一般。

    見三尸天毒尸飄飛而來,強風沉喝一聲,手中的神劍一挽,三道劍光凌劈而來,欲阻撲殺過來的三具天毒尸。

    “鐺、鐺、鐺”強風的劍劈于三具天毒尸身上,只見是火星濺射,猶如是劈到金屬上去了,他們一下都沒有停止。

    “呃----”強風雙眼睜得大大的,三具天毒尸那鋒利無比的雙手已經插入了他的胸膛之中,只見輕煙冒起,滋滋作響,身子一下子變黑,當三具天毒尸收回鋒利的手,強風的尸體從天空墜落下來。

    這三具天毒尸現在已經是成為真正的天毒尸,已經成氣候,他們本是刀槍不入,再讓夜風用珍罕金屬液灌鑄,他們那是渾身如鐵。

    天毒尸只遜于僵尸至尊女魃,形成的條件是非常的苛刻,千年都難出一具天毒尸,實力也是十分的卻恐怖,飛起來,是輕如鴻毛,一日千里,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十指可以穿金碎玉,同時,還會噴出強烈的尸毒。

    一口氣殺了強風,下一刻,三具天毒尸同時的撲向離他們最近的矮人族和巨人族的兩個亞神。

    這兩位亞神大吼一聲,巨錘和神斧向三具天毒尸劈去,狂風大作,勁力千鈞。

    但,三具天毒尸身子一幻,突然間,他們消失得無影無蹤,兩位亞神也非弱者,第一個反應就是立即轉身,突然,空中一幻,兩具天毒尸出現在他們的前面。
熱門小說推薦: 我可以無限轉化 重生之神級醫仙 我是修仙者的希望 萬年長 造化圖 那個魔頭 修煉就這么簡單 驪駱傳:繁花似錦終歸處 都市之巔峰傳承 我真是一條龍 祖宗模擬器 問情不修仙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 我能從尸體上提取屬性 開局就是皇帝怎么辦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