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小美人別怕

作者:厭筆蕭生06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刀帝九妃最新章節第十章小美人別怕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風華帝國冊-夜家風云卷

    第十章小美人別怕

    夜風帶著步秋雁,回自己的院落。

    “啊——”的一聲,一聲刺耳的尖叫,緊接著,夜風身后的步秋雁立即是緊緊地揪著夜風的衣袖,拼命地向夜風靠去。

    “怎么了?”夜風被她嚇了一跳,立即轉過身去。

    “蛇,蛇——”此時步秋雁那蒼白的臉sè更加是發白,小指發顫地指著院子門口墻邊一條蛇,只見此條是碧綠,此時正抬直頭,雙眼閃著幽綠的光芒,不時的吐著信子。

    夜風不由為之一笑,對那蛇喝道:“小綠,你又跑出來嚇人了,還不快回去。”

    那蛇聽到夜風的喝聲,抬頭望夜風,吐了吐信子,像是小孩調皮扮鬼臉一樣,然hòu 一轉身,溜了。

    “你,你……”步秋雁此時呆呆地看著這一幕,這個白外人稱為白癡的三少爺,竟然會這樣的本事。

    此時被嚇著的步秋雁倒比起剛才來,有了一點的生qì ,剛才她那疏離的眼神此時有了一點的神采,剛才她像是一個木偶。

    夜風望著她那回復了一點生qì 的蒼白臉兒,不由露出笑容,用手帕輕輕地抹去她頭額的冷汗,輕笑著說道:“你現在這像樣,好看多了,你應該放開心一點。”

    步秋雁此時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剛才一時緊張,竟緊靠夜風,一時害怕,竟然是對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尋找庇護,回過神來的她,立即是放開夜風,神態又是有點兒疏離,剛剛才復蘇一點的xìng兒又縮回去了。

    夜風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看來她是受了不小的磨難。他對步秋雁眨了眨眼睛,說道:“小心點了,說不定你的腳下會爬上一只毒蜘蛛。”

    果然,此話一出,步秋雁頓時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向夜風靠近。

    夜風露出笑容,拉著她的小手,說道:“沒事的,跟我著。”

    雖然夜風這樣說,跟著夜風的步秋雁還是不時緊惕地張望地上,還真的怕有一只毒蜘蛛爬上自己腿來。

    “小少爺,你終于回來了,還以為你又跑出去了。誒,這位是誰?”阿福看到被夜風拉著的步秋雁,頓感到驚yà 。

    夜風笑著說道:“阿福伯,秋雁以后就在這里住下了,你先給她一個往的地方,再讓府中的總管,給秋雁弄幾套合身的衣服來。”

    “是的,小少爺。秋雁姑娘,你跟我來。”阿福忙是說道。

    步秋雁有些發呆地看著夜風,她以前也是dì dū的千金小姐,只不過是落難于此,不過,她以前曾經聽過夜風的傳說。夜家的白癡,夜家的廢物,夜家的娘娘腔,夜家的敗家子……等等,現在眼前的夜家三少爺,怎么就和傳說中的夜家三少爺一點都不像呢。眼前的夜家三少爺才十一二歲,卻穩重得好像是一個大人,而且他看去也很正常,沒有半點富家子弟的惡習。

    “跟著阿福伯去吧,他會為你安排的。”夜風溫柔地說道,還輕輕地為她拍了拍下擺的灰塵。

    步秋雁回過神來,應了一聲,跟著阿福伯退下了。

    夜風回到自己的臥室,沉思了一下,他所想的,就是那個要他命的人。

    夜風當然能想得到,有誰會要他的命。想要一個人的命,一,無非是利益相關,二,就是生死大仇。他一個小孩,不會和別人有生死大仇,唯有是利益。

    近兩年來,夜玄對他是寵愛有加,最嫉妒的,只怕是他的哥哥夜鷹了。

    現在,在夜家,能繼承夜玄所有財產和爵位的,也就只有夜風和夜鷹,現在夜風大受寵愛,只怕是招夜鷹嫉妒。獨享家產的最好方法,就是干掉他這個眼中釘!

    夜風輕嘆了一口氣,拿出豹囊中的所有暗器,取出一些必須的毒藥,把所有沒有上毒的暗器,都淬上毒藥。現在他手中的暗器不多,萬一,夜鷹真的是豁出去要殺他,那他就不得不小心了,所以,他必須要充分利用自己的暗器,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暗器必奪人xìng命!

    “吱”的一聲,門被打開,此時步秋雁從外面走了進來。

    現在的步秋雁穿身一身淺綠的衣裳,整個人看卻更加靚麗,也有點活力了。

    “少爺。”步秋雁叫道。

    夜風把暗器一一地放入豹皮囊中,一邊忙一邊說道:“你就叫我公子吧,叫少爺聽起來別扭。”

    步秋雁也沒有反對,嗯了一聲,忙去拿茶壺,yù為夜風泡茶,做婢女的本分事。

    “啊——”再一次高分貝的尖叫聲傳來,把夜風嚇了一跳,回頭,只見步秋雁被嚇得昏過去,身子向這邊倒來。

    夜風忙一撲過去,托住她yù倒下的身子,再望桌面上望去,只見杯子里竟然是裝著一只毛茸茸的大蜘蛛伏在杯子里,這難怪會把步秋雁嚇得昏過去。

    夜風不由為之苦笑,原來這蜘蛛是他剛才拿出來取毒為暗器淬毒的,沒有想到一不小心竟然讓它跑出來了。

    “還不回去。”夜風一指蜘蛛,把他趕向籠子里,蜘蛛乖乖地跑回自己的籠子。

    “你醒醒,你醒醒。”最后,步秋雁被夜風拍著臉兒,弄醒了,映入眼簾的,正是夜風那張娃娃臉。

    “蜘蛛呢?”步秋雁立即爬了起來,驚魂未定。

    夜風苦笑了一下,說道:“已經被我關起來了。

    步秋雁有些發怵地望著夜風,心里面有些發毛,她不明白,這個才十一二歲的小孩子,為什么竟養這么多可怕的毒物,而且還把那些毒物指揮得乖乖地聽話。

    夜風輕笑一聲,說道:“看來,我必須帶你去熟悉一下環境,不然,以后你會天天被嚇昏過去。”說著,拉著步秋雁往外走。

    步秋雁乖乖地跟著夜風。

    夜風把步秋雁帶到了他養活毒的地方,這里是用高墻圍著,并用密網和外界隔開。

    “這里是活毒院,目前,在這里一共養有八十六種毒物,來,你先和這里最dà 塊頭的水蛟七步蛇打個招呼。”夜風拉著步秋雁,來到一池邊,笑著說道。

    “嘩啦”一聲,只見池中冒出一個巨頭來,那是一頭巨蛇,正用暗綠的目光瞪著他們。

    “啊”步秋雁被嚇得臉都白了,yù轉向逃跑,但,被夜風拉住了。

    夜風用力把她拉回來,笑著說道:“你放心,有我在,它不會攻擊你的。嗨,小蛟,今天吃飽了沒有?”夜風向水蛟七步蛇打招呼。

    水蛟七步蛇懶洋洋地看了夜風一眼,然hòu 一沉,又潛入池底了。

    雖然是如此,但步秋雁還是緊靠著夜風,那被夜風拉著的小手有點顫抖。

    “你看看,我這活毒院,可以說是每隔十步就有一毒,在這里,有毒蛇,有毒蝎,有毒蟻,有毒蝎……”夜風一一地為步秋雁介shào 。

    步秋雁張望,不看還好,一看把她給嚇壞了,只見四周到處都是毒物,有正在亂石中鉆來鉆去的毒蛇,有正趴在池邊的毒蛤蟆,有正絲著網的毒蜘蛛……

    看到這樣的場面,步秋雁都不由是背脊發寒,往夜風身上靠得更緊,若是夜風的懷抱足夠給她庇護的話,只怕她是鉆入夜風的懷抱了。

    “小心,別踩到地上的小寶貝。”此時夜風忙是拉住步秋雁,蹲下身子去,從地上沙子里用手掌捧起一只很小,但雙螯如火一般的蝎子來。

    “這叫火云螯,有劇毒,一種被釘了,三步之內必倒。不過,它xìng情溫和,愛安靜,喜歡趴在沙堆中不動,你試試,它不會主dòng 攻擊人的。”說著,往她手中放去。

    “不要——”這嚇死步秋雁了,整個人是向夜風身上縮去,見夜風還是要把毒蝎放進自己的手掌上,她是死死地閉上眼睛。

    然,過了好一會兒,她手掌上都沒有動jìng ,此時聽夜風說道:“你睜開眼看看,它是很乖的小寶寶。”

    這時,步秋雁才敢睜開眼睛來,定眼一看,只見那火云蝎正安靜地趴在她的手掌上,好像是睡著一般。

    夜風露出笑容,說道:“其實,不論是毒物也好,動物也罷,一般,它們都不會主dòng 攻擊人,它們攻擊人,那是因為我們侵入了它們的領地,它們是為自己的生存而戰斗。”

    這么富有哲學的話,從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嘴里說出來,再配上他那臉下成熟穩重的笑容,此時看去,夜風不像是一個小孩,而是像一個大人。

    夜風自小練武的關xì ,比較高,雙腿發軟的步秋雁半賴于他的身上,此時,她是仰首才能看夜風,看著夜風那富有成熟感和神秘感的笑容,步秋雁一下子有一種錯覺,自己好像面對的是一個三十歲的智者,溫厚而聰慧,宛如絹絹而流的溪水,讓人舒心和依賴。

    “你不像是個傻子。”這話步秋雁脫口而出,一說出這話,她就感覺冒失了,忙閉上嘴。

    夜風輕笑起來,說道:“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傻子,別人說的話,不見得是正確。來,我帶你去看看毒草區,熟悉一下毒草的習xìng。”說著,拉著步秋雁往外走。

    步秋雁緊緊地跟著夜風。

    在夜府的某此,此時某個主子正面對著一個全身籠罩在黑暗之中的人,這個人一身黑衣,只能看到一對閃閃發光的眼睛。

    “你是銀月殺手集團派來的殺手,我應該相信得過你們殺手集團。不過,我還是要重申一下我的要求,一,你動手,一定不能造出什么大的動jìng 來,不得驚動其他人!二,不得留下任何對于我利的痕跡;三,把這兇殺案,嫁禍于朝中的權貴。至于嫁禍于誰,我想,此時你也心里面明白。”這主子沉聲地說道。

    蒙面人點頭,用沙啞的聲音說道:“這點,你放心。”

    “去吧,我不希望他能見到明天的太陽!”這主子冷酷地說道。

    蒙面殺手點頭,頓時是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主子望著外面的夜sè,露出兇悍無比的目光,只要是屬于他的東西,誰都拿不走,誰也跟他搶,只有一個結果——死!

    水霧氤氳,一個很大的沐浴池,這沐浴池之大,可以比得上一個游泳池,在冒著水氣的熱水上,正飄蕩著無數的香花,聞水氣的香味,就知道熱水中灑有香jīng。

    像這樣的沐浴池,配上夜家三少爺的身份,也算不上什么奢侈。

    步秋雁為夜風寬衣,本來,夜風不習慣這樣被人服侍,不過,這幾天步秋雁堅持下來,他也作罷。

    走下臺階,大半個身子泡在溫水這中,步秋雁赤足浸于水中,蹲于臺階之上,為夜風輕輕地搓背。

    泡著溫水,享shòu 著婢女的搓背,這還真是舒服愜意。

    “秋雁,你今天尖叫了幾次了?”夜風半閉著眼睛,緩緩地說道。

    秋步雁都有點臉紅,輕輕地說道:“三次。”

    陪伴著夜風,還真是少不了刺激,比如,你早shàng 剛起床,一條龐大的毒蛇正盤坐在你的門口悠閑地吐著信子,曬著大陽,又或者,跟過小徑的時候,那會動的毒藤會突然纏了過來,又或者你走在活毒院的時候,一只毒蜘蛛悄悄地爬上你的大腿……

    這幾天,步秋雁都不知道是被嚇倒多少次了,每天在院子里都能聽到她那刺耳的尖叫聲,隨著rì子推移,步秋雁才慢慢習慣這里的一切,正如夜風所說,一般情況下,她不主dòng 攻擊那些毒物,那些毒物都不會攻擊她,最多是嚇嚇人而已。

    “嗯,進展了不小,膽子也變大了不小。”夜風輕輕地點頭,贊許說道。

    經過這些rì子的相處,步秋雁已經是習慣了夜風這老氣橫秋的說話口吻,同時,在夜風關懷和有意的逗她開心之下,步秋雁好變得開朗不少,開始跟夜風說話,并有了笑容,好像她慢慢地放下了心中的仇恨。

    “公子。”步秋雁不由輕輕叫道。

    夜風懶洋洋地應道:“嗯。”

    “你,你,你怎么會被人叫作白癡呢?”步秋雁最后忍不住問道,這個問題憋了她好些rì子了,自從和夜風接觸到現在,她一點都沒有發現夜風哪里白癡了,反而,她發現夜風是聰明絕倫,比大人還要聰明,天才一個。她不明白,這樣的一個人,為什么會被dì dū的人稱作白癡,稱作廢物。

    夜風輕笑起來,說道:“如果你一生下來,不會哭,而且整整三年都不哭一聲,還不會牙牙學語,整天就像是木頭一樣,你說,這不是白癡是什么?按常人的思維去想,那個時候,我的確是個白癡,一個不會哭,不會說話的白癡。”

    “哦。”步秋雁這才明白過來,不過,心里面感覺怪怪的,一個小孩,一生下來,三年不會哭,不會牙牙學語,還真是怪怪的。

    此時,閉著眼睛的夜風突然睜開眼睛,雙眼shè出jīng厲的光芒,他一個轉身,立即把步秋雁抱住。

    步秋雁被嚇了一跳,yù驚叫,但,被夜風捂住了嘴。

    夜風突然吻住步秋雁,這使得步秋雁眼睛睜得大大的,腦中一片的空白,不是嗎?這個小孩子,竟然是吻她?

    然,此時,夜風帶著步秋雁沉入了水中,沉到了池底。

    感覺夜風把氣度過來,步秋雁才有點似懂非懂。

    在外面,此時有一個黑衣人冒了出來,他是無聲無息的落在地上,如同一個幽靈一般。

    這個黑衣人全身只露一對眼睛,雙目熠熠發光,有著濃烈的殺機,像是一頭兇殘野豹的眼睛,他雙手緊緊地握著一把劍,此劍狹長,劍身薄如紙,如果這劍刺入體內,一定很難看到傷口。

    此黑衣人目光無比緊惕,一掃四周,最后目光落在臺階上的衣服上。

    黑衣人望著那水波紋紋的池水,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慢慢地沿著臺階,向下走去。

    黑衣人死死地盯著水面,眼中露出可怕的殺機,一步一步地向沐浴池中走去。

    砸票,砸票,大家用力砸。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神之七分 重生:收獲竹馬一枚 靈元滅世 我是萬道之主 天選之尊 重生絕世女神 夢鏡傳奇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異界逍遙神王 道破界獄 清幽一夢 衍仙紀 命運之魔途 絕對歐神 虛元記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广西快3几点到几点开奖 nba季后赛得分排 街机千炮捕鱼原版下载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qq斗地主下载2015免费 秒速牛牛app 成都麻将技巧 宏琳配资 网投玩极速赛车输死了 2019正版平特一肖图 850棋牌最大的老板 安徽快三遗漏 少林足球国语高清 东北填坑棋牌游戏大全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快乐8平台app下载地址